醉于茔,梦归尘

化作风,化作雨,
念往事怎堪回顾。
归于尘,归于土,
叹寂寞一如当初。

自嘲成习惯
多难看

真是恶心
无聊的梦境
令我窒息

改变未曾改变
发现不断发现
世界是一个圆
旋转没有终点

我们何其渺小
总是爱幻想某一天
或是幻想每一天
都是起点
幻想一切都有的选
脑补奋斗的情节
痴妄梦能实现

适可而止吧
堕落的少年
沉溺在玩物丧志的痛苦之中
被时间轻易地磨平了所有棱角
与其说温柔不如说是懦弱
胆怯地对整个世界虚与委蛇
彼方的彼方的彼方的彼方
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存在
还是说这些其实就在眼前呢
希望有人能给我答案
可我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答案呢
口口声声说累了呢
真的累了吗
还是说单纯的借口呢
习惯了为自己找借口麻木自己了吧
再多的警醒也无济于事了吧
我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废柴啊
背负着期待背叛了背负
屈从了背叛无能的我啊

真是够了,够了

蛰伏的巨龙和缩头乌龟没差多少吧
不管鸡头凤头出头的都不是好鸟吧
墙头草大概是中庸之道集大成者吧
鲜花碾碎之后会散发出腐败气味吧

对待这样
精彩的生活
我还是
乐观的吧

一个人做梦去吧

可爱,浮华,无知的青春
忘记,回忆,摒弃的眼神
我亦无悔做行人
正色皆匆匆而过
就连晚风也变得寂寞
却不知庭中杏树
昨夜也哭过
感动,感慨,感同身受
何必执着梦境里的回眸
那不过是,一场,阴谋
阴天也一样
谁都看不透云后的太阳
也看不清你泪中带笑的脸庞
啰啰嗦嗦字字句句喋喋不休
浑浑噩噩七七八八浮想联翩
我做着天真到极致的梦啊
我不敢醒来,我沉浸其中
我低头不去看天空
不去在意他人是否做同样的梦
一个人,诚惶诚恐
一个人,活在梦中

融入世界的一个人
大概会变成没有人
那我,还是一个人吧

日常皆奇迹。

无事闲对雪与月
有志岂惧雨和风

除夕

今年的除夕夜饭桌上,只有三个人,我,还有爸妈。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家这么少的人吃年夜饭是第一次。
整个过程我和父母都没怎么说话,各自玩着自己的手机,各自感受着寂寞。
奶奶今年走了,在石榴花火红的五月走了。她走得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只不过做着一场梦,一场醒不来的梦,梦里是开心,还是难过,不得而知。奶奶醒着的时候从没看过这个世界,不过在梦里,奶奶一定看得比谁都通透。
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奶奶记忆力极好,五十来岁时她出去和别人学算命,只花了了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出师了。其他的算命先生算命时经常要对着算命的书,或者找旁人协助,奶奶纯凭记忆却算得比同行更准。奶奶算命二十多年,没立过招牌,没出过家门,上门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曾经不管年前年后,我家总会非常热闹,附近的乡亲也经常来我家串门,曾经算过命的也来给奶奶拜年。
但今年除夕夜,家里只有我们一家三口,一人一杯酒,席间只言片语,为了迎合节日气氛随意的笑笑,没有任何碰杯的声音,没有谁夹菜给谁,没有谁起身敬酒,甚至没有把八仙桌从墙边拉到中央,只有,越吃越冷的年夜饭,越吃越冷的我和爸妈。也不管有没有吃饱,我和爸妈很默契地干完了杯中剩下的酒,没人再动筷子。我离席,坐在电视机前,打算看看我曾经无论如何不喜欢也会看完的春晚。但这次,我没能坚持看下去,甚至可以说是没看。我喝了口水,看到母亲默默地收拾着桌子,面无表情。父亲也不作声息地收拾着厨房。
在这个热闹的夜晚,一切似乎都显得宁静而安详。
今夜也没有月亮。
烟火将天空照亮,看不清星光。
希望奶奶的梦里有最美的月亮和最美的星天。

自我放逐
    然后
       自我救赎

冬天与安眠

冬天的被窝总是令人神往,被温暖裹挟,无需多言,只有美梦与安眠。
睡意总是在不经意间袭来,静悄悄的,眨着的眼睛渐渐合上,手里的手机缓缓滑落,唯有耳朵里的音乐还在徘徊。慢慢地,音乐也变得忽近忽远,似有似无,脑海中最后一段旋律也就这样被写进了梦里。
一切变得轻盈。
思绪,是梦里的丝丝缕缕,缓缓编织,又缓缓解开。
一切就像没发生过。
一切就没发生过。
冬天过了,还有下个冬天。
今夜安眠,难得明夜安眠。
安眠……